莫言研究

莫言研究

莫言家书

时间:2009-05-06 14:31来源: 作者: 点击:

 

编者按:我们在此刊登了几封莫言与大哥的通信,从中可见莫言在保定时勤奋学习,努力写作的情况,莫言学习真的像饥饿的人扑在面包上,要求读的书之深、面之广可见一斑。大哥在学习上不遗余力地支持莫言,提供书籍,规劝莫言多读史书。大哥在生活上关心爱护、精神上鼓励莫言,兄弟俩可谓手足情深。读他们的信,有像是在读作品。

“皇天不负有心人”,莫言终于在保定的刊物《莲池》上发表了处女作《春夜雨霏霏》,自此莫言稳健地步入文坛。这是研究莫言创造道路的第一手材料。

 

1980

哥:

寄的材料收到,多谢!

现将我所需书目列于下,您手边有的,可借我阅,手边没有的,能否想法替我买?购书所需款项后寄。

一、《辞海》或《辞源》的关于政治、经济、哲学、历史、文学的各分册。

二、大学的政治经济学教材(您以前在校时学没学?)。

三、您认为有参考价值的各类书籍。

这是我能否达到目标的最后一次“垂死挣扎”,是破釜沉舟的背水一战,成败在此一举,希望您能给予我支持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好!

弟:谟业

80、5、4

所谓的“公元”是怎么一回事?我们训练队的好多大学毕业生们都不知道。

 

 

 

谟业弟:

“五、四”来信收到,所要书籍,我去常德新华书店看了一下,《辞海》、《辞源》无货,分册已经不出,只好待日后再说。

现寄上苏联列昂节夫《政治经济学》一册,于光远的一册,是我们在大学里的课本。另有《刘禹锡诗文选注》一册,是在评法批儒时我参与编写的,虽然略有“文革”遗色,大内容是不错的,起码没有知识性错误。

你目前工作甚忙,提干压力大,教学任务重,还要写小说。人的精力是有限的,因此要注意身体,如果身体搞垮了,其它东西还有什么意义?

在文学创作上,我提不出什么意见,现在时代正在转变,我在大学里学的都是毛主席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一套,虽不能说过时,但也陈旧了些。依我看,作品要发表,总要有自己的特色。以前你寄来的几篇,我感到很有点孙犁的味道,你在保定离白洋淀近吗?有机会可以去看看。

不要灰心丧气,一切都会好起来。

前天收到了父亲来信,说家中一切都好,我想,再好,辛苦劳累是免不了的。

我们都挺好,勿念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进步!

大哥大嫂

80515

关于公元

所谓“公元”即公历纪元,也叫基督纪元。以传说中的耶稣基督的诞生年为公元元年。常以ADAanno  Dominl之缩写,即主的生年之意)表示之,始创于公元六世纪,今为世界上多数国家所采用,故称“公元”。

又,公元前则以BC(英文Before  Christ之缩写,即“基督以前”之意)表示之。

信是我自己封好又拆开过的,为了解答“公元”。书又加了二册《哲学名词解释》,捆作一包,收到请来信。

大哥又及。

 

 

 

1981

哥、嫂:

久没去信,还望见谅。

我的提干问题,局党委已通过,因情况特殊,转报部党委审批,近日又闻,部里也不能批,又转报总参,这真是小题大作。按说战士提干,局里即可批,没想我竟搞得如此麻烦。总参是审批师级干部晋升事宜的,竟把我也划拉了进去,令人感慨不已!此事成败与否很难预料,谋事在人,成事在天。我是不敢抱过大的希望的。老天爷,人生多歧路,坎坷何时平。

前些时患痢疾,折腾了十几天,现已痊愈。每年夏秋之交总要闹几天肚子,成了惯例。

暑假里,我写了一篇小说,已在保定《莲池》发了首篇,这是瞎猫碰了死耗子。这篇东西费力最少,一上午写成,竟成功了,有好多“呕心沥血”之作竟篇篇流产,不知是何道理。

据父亲来信讲,家乡大旱,种麦困难,十分忧虑,然也爱莫能助。芹兰分娩之期日近,我竟也要替人做父亲了,这简直不可想象。往事不堪回首,几十年,一场梦幻。我马上也要卅岁了,再不努力真的就完了。

祝福我吧,你们!

即颂

平安!

弟:谟业

10、7

 

谟业弟:

你好!

得知提干有望并处女作发表,又兼芹兰分娩在即,你马上要做父亲,三喜临门,让我们万分高兴!

请马上把刊登你作品的《莲池》寄给我,让我们分享你成功的快乐!这真是“皇天不负有心人”啊!万事开头难,希望继续努力!

痢疾要抓紧根治,否则,弄成习惯性的就麻烦了。

我这里一切都好,只是冬天死冷(无取暖设备),夏天酷热,从来此报到第一天起我就想调走,前些年知识分子“臭老九”,哪里也不欢迎。现在知识分子又要“吃香”了,厂里又不肯放人了,真是世事无常,三十年河东,三十年河西,捉弄死人!

家里来过信了,都好!

我准备明年暑假回家探亲,希望能见到你。

不断进步!

大哥、大嫂。

811018

 

 

1982

谟业弟:

好久没有给你写信了,主要是有点忙。(两个人带二个小孩,下班比上班忙,星期天比平时更忙。)忙而没有名堂是很可悲的。调到北方的事难度十分大,关键是此处不放人。厂里分管学校的头儿说:你若前些年调走也就罢了,现在粉碎了‘四人帮’,人才难得,你往哪里走?要走可以,你找两个华东师大毕业的来替换你!这话简直是放屁!气煞我也。

我祝贺你不断有作品发表,这是你奋斗的结果,但我看你的作品虽然还幼稚,但十分亲切;虽然还没有形成自已的风格,但已经开始探索。尤其是在心理描写和景物描写上已有相当高的水平,但我觉得,你应该在文史方面狠狠地下点功夫补补课,尤其是古典文学方面。从《诗经》、《楚辞》一直到明清小说,要通览一遍;《左传》,《史记》等史书也要读几部。尤其是《史记》,鲁迅称其为“无韵之离骚,史家之绝唱”,此言得之,读过你就知其中之妙。再说,你毕竟不是科班出身,在这方面是欠缺的。鲁、茅、郭等老一代作家可都是博古通今底蕰深厚的,就连钱学森,华罗庚,杨振宁这些搞自然科学的,国学功底也是十分了得的!所以希望你永远不满足。学习、学习、再学习。进步、进步、再进步!

我弄了一套胡绳的《从鸦片战争到五四运动》,你要不要,要的话给你寄来。这是官方认可的。

我们都好,勿念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即祝

永远进步!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大哥、大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82.10.24

哥、嫂:

来信收到。

谢谢你们能耐着心看完我的不像样子的东西。信中对我作品的分析可能出于亲情而多溢美之词,其实连我自己都晓得水平是很凹的。譬如:浓厚的小资情调,明显的模仿都是非常露骨的毛病。目前我正在酝酿一个小中篇,已基本成熟。但苦于课程太累,不能动手。元旦前党史课新民主主义革命部分可望赶完,到时又有一段空闲来完成我的计划。今年我偷空写了十几个东西,但都不能发表,其主要原因是在题材的陈旧或者是对旧题材没有新突破,至于语言文字当然也不足,但都是次要的。

胡绳著《从鸦片战争到五四运动》我已有一套,不需寄了。襄华、襄明还好吗?需要我帮他们办什么事吗?这儿去北京的人还是经常有的,买东西较方便。

虽已是严冬,但并不甚冷(与去年相比),但愿这样下去才好。

即祝

安好!

弟:谟业

11、12

 

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6)
10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